五岁祁妄小鱼仙

微博:_祁语之妄 叶黄王喻双花///瓶邪黑花XDDD来扩列吗!

我明天一定更新…

【王喻/叶黄】肃 杀 十 (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十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又复职叶 警官黄

【十】 身份互换了
“我有个想法。”喻文州说。

等人都陆陆续续回了办公室,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小黑板上贴好了三张照片。
王杰希最后一个过来,手里拿着一叠东西,坐到了喻文州边上。
喻文州指指黑板上的三张照片,“我认为死者并不是唐浅,而是她,唐倩。”
“这不太可能吧,队长。”郑轩不太相信。
“多亏了小卢,眼睛尖。”喻文州看向卢瀚文,“小卢,你说说。”
卢瀚文站起来,过去指着黑板上唐倩的照片,“按照我们拿到的的照片来看,唐倩的脖子上有一颗痣,但是我跟着队长去唐倩家的时候,我没有在那个同样的地方看见痣。”
喻文州:“对,这是一点,本来我是有所怀疑的,小卢发现的这点验证了我的想法。”
王杰希把拿刚才拿进来的资料分给众人,“我按照文州说的,又验了一遍,死者生前没有患哮喘,而是患有造血障碍贫血,意思就是说,死者体内的血含量少,而我在唐倩家,无意中发现了治疗这类贫血的药物,但是和我们交谈的那个“唐倩”称自己患有哮喘。”
徐景熙:“不对吧,她没有必要拿这个出来糊弄我们吧,这种事情只要我们仔细去查一定知道的。她这样撒谎不怕我们怀疑她吗?”
叶修拿着开会前叫李远查到的记录,脸色不是很好看,“她当然不怕,因为这姐妹两个治疗的时候用了同一个名字。”
资料传了一圈,喻文州下意识用手敲着桌子,叶修补充说,“在唐浅家,我和少天没有发现任何药物和治疗的记录。但是唐浅家如果作为第一现场,血量的确有些少了,那有一个解释就是死者本身患有造血功能障碍贫血,那现在要搞清楚,死的到底是唐倩还是唐浅。”
喻文州却很坚定,“一定是唐倩。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假扮成唐倩的唐浅。”
“她在和我们交谈时很镇定,但在看见我们压住易平时是不相信,期间多次眼神飘忽,和我们对话似乎都是已经背下来的。”喻文州想了想补充说。
叶修想起那个差点划着她的小刀片,“查查我们带回来的小刀片,我没猜错,上面有指纹。”

黄少天全程安安静静,没有打断,似乎在想什么,叶修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用手肘撞了撞他,“你队长喊你呢。”
黄少天懵的一下,“啊?怎么了队长?你说要干什么我现在就去?”
周围人被黄少天一句话弄笑了,喻文州看看叶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没事儿,问问你的看法?看你似乎是想到什么了。”
黄少天挠挠脑袋,“我们拿到的照片上唐倩的戒指是不是戴在无名指啊,死者的无名指上也有戒痕,但是没有戒指,我在想那个地方本来的戒指去哪儿了。”
王杰希插话进来,“在'唐倩'手上戴着。”
他这一说所有的人都吃惊了,他接着说,“我们今天去的唐倩家,那个唐倩中指戴了一个戒指,但是戴的时间不长,因为如果戒指大小刚合适,人在刚戴上戒指不久的时候,周围一圈肉稍微有点绷紧,唐倩手上那个戒指很明显是刚戴不久。”
黄少天:“说不定就是她这几天才想着戴呢?这也说不好啊?”
王杰希:“但是我在易平手上看见的戒指至少戴了八九个月,这个时间和求婚的时间很接近。”
黄少天不做声了,喻文州打破了沉默,“那先这样,叶队和少天会会易平,他说自己是凶手,杰希把所有的尸体方面的细节整理出来,李远郑轩去把唐倩小姐请来警局,徐景熙对比指纹,我和小卢把所有的已掌握的整理出来。散会。”

注:那个贫血症血少了是我瞎掰但是这个贫血感觉还是蛮严重的…

【王喻/叶黄】肃 杀 九 (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九(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又复职叶 警官黄

【九】你说我是凶手?
(今天老叶戏份有点少x)

“问话?在这里?”唐倩愣了愣,“但你们不是要去警局吗?”
她看见喻文州带笑的脸,不由得一阵惊慌,很快被掩盖了下去,“没事,你在这里问吧,只是我未婚夫他…”
喻文州:“这位警官会帮你控制住他的。”他看向王杰希,王杰希皱皱眉头,走到易平后面,给喻文州使了个眼色,喻文州看见了,只是转了转眼睛,王杰希知道那是“自己看着办”的意思。
“行吧。”王杰希想,他一低头,却发现了什么,微微眯起了眼。

喻文州:“唐小姐,前面一些我就不问了,关于你未婚夫的也请尽量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好吗?”
唐倩点点头,“好。”
喻文州:“你和易平认识的时间?”
唐倩:“大概…是四年前我入职的时候,他是我的师父,带着我的。”
喻文州:“那你记得交往时间和订婚时间吗?”
唐倩低头笑了笑,“我在入职后不久就和他相恋了,大概只有两三个月吧,今年情人节向我求的婚,到现在也才十个月,求婚那天,我妹妹也见证了…她还说好要做我的伴娘…现在她…”唐倩说着,又落了几滴眼泪,她看向易平,叹了口气。
喻文州装作没听见她的叹息,“那你是否了解你未婚夫的情史呢?”
唐倩:“说不了解喻警官可能不会信吧,毕竟我还是在意的,我问过他,他保证过了和前任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对我很好,也很体贴,我觉得他不会和前任有太多…牵扯不清吧。”
喻文州看着唐倩的眼睛,“这个可不好说,唐小姐,你和易平是否同居了?”
唐倩:“是…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喻文州笑笑,随口说了一句,“你们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嗯…是啊…”唐倩半个身子转向易平,咳了两声“喻警官,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我现在有点不太舒服。”
喻文州不紧不慢收起手里的本子,“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妹妹和你的未婚夫关系怎么样?毕竟…”
“你们很相似。”
唐倩抬头看向突然说话的王杰希,似乎接受了什么暗示突然激动起来,“我妹妹她,对我那么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大口喘着气,过去紧紧抓住易平的手,“易平,你醒着没有,你看看我是谁?你告诉我你和我妹妹有没有关系?”
易平抬头看了一眼唐倩,脸色透露出一种莫名的灰败,但是眼神十分清明,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如同晴天霹雳,砸在了唐倩身上,“倩倩,对不起,是我杀了你妹妹。”

叶修在警局门口刚停下车,想把黄少天赶进去再抽根烟,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开了过来。
“哟,怎么的?嫌疑人啊?”叶修眯着眼睛看着王杰希和卢瀚文把人从车上押下来。刚抬脚上楼梯的黄少天听见这话,一转身,看见三人走过来,立马跑过来,“诶队长队长你怎么就知道这是嫌疑人啊这么快吗?队长你太厉害了吧!诶诶诶这不是小卢吗?你还把小卢给带去了啊?小卢你有没有跟着我队长学到点什么啊?等等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喻文州走在前面,“闭嘴,少天。这是就是易平,他刚才在唐倩家自己承认的。”
黄少天目送被叫来了的李远把人押走,又蹿到喻文州边上,“不对吧,队长,你平时哪会他说自己是凶手你就觉得他是凶手的你是不是被老王带傻了?王杰希你别看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不太对劲打个比方而已。”
王杰希不想说话,让喻文州治他,叶修就在边上看着,看不出要把自家烦人精带走的意思。
喻文州敲敲桌子,示意黄少天停一停,“你喘口气,别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王杰希给喻文州倒了杯水让喻文州喝了一口,又拿回来,贴着杯子自己喝了。
喻文州在黄少天想发表什么大论的时候及时打断了他的话,“我一开始也以为易平是凶手,尤其是在唐倩家楼下见到他的时候。”他顿了顿,“但是现在我认为他不是凶手,至少不是主谋。”
叶修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而且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黄少天这才想起和叶修的发现,“对对,如果按照你们说的,唐浅家是第一现场,那么不对劲。”
“是不是觉得流的血少了?”王杰希开口问道。
叶修点点头。
“那就合上了,唐倩患有造血功能障碍性贫血。”王杰希说。


ps:百度上关于造血障碍贫血的意思如下:
障碍性贫血分为先天性和获得性,获得性又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通常再生障碍性贫血指的是继发性的。它的特征有:造血干细胞和造血微环境功能障碍,造血红髓被脂肪替代,导致全血细胞减少,进行性贫血、出血和感染,而肝、脾、淋巴结不肿大(以青少年居多,男多于女)。
再生障碍性贫血(aplastic anemia, AA,再障)是一种骨髓造血功能衰竭症,主要表现为骨髓造血功能低下、全血细胞减少和贫血、出血、感染征候群。

【王喻/叶黄】肃 杀 八(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又复职叶 警官黄

【八】

唐倩听见铃的声音,放下刚准备收拾的杯子,打开门就看见王杰希压着一个人,她微微侧身让开,王杰希就往前一推,唐倩这才看清那个人的脸,她急急忙忙蹲下,“易平?易平你怎么了易平?”
喻文州不紧不慢的跟进来,“唐小姐,这是你的未婚夫吗?”
“是…是的…但是…他,他现在是怎么了”唐倩想扶起易平,被喻文州阻止了,“唐小姐,你最好先离他远点,我们怀疑易平服用了致幻类药物,换句话说,他现在可能认不出你,反而会攻击你。”
喻文州的语调总是人很舒服,但是唐倩不可置信看了喻文州一眼,仿佛是听见了什么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叶修和黄少天唠了两句,郑轩就赶来了,带着人把唐浅的公寓拉了线,开始了工作,黄少天也进去帮忙了。
他们动作很利索,但是按照叶修的要求,他们并没有进行大面积的搜查,而是按照叶修的指示一点点翻找着。
黄少天开始做血液反应,再打开紫外线的灯,如叶修所说,血迹主要集中在茶几附近。
叶修仔细瞧了瞧,又摸了摸那个角,手上的手套被划开一个小口子,“哟,够利的啊这个角。”
黄少天听见他的话,走过来看,叶修已经把手套给摘了下来,“老叶,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哦,没事,这里估计有个小刀片。我看看…”叶修说着,找了一个小镊子,一点点把刚刚划着他的东西弄了出来——一块还粘着血的小刀片。
“老叶你被个小刀片弄出血了?”黄少天看到那个叶修手里小刀片,“你手没事吧啊?没事吧?快拿来我看看,要不要消消毒?我去找徐景熙给你要个创口贴。”
“少天,好好看看,这不是我的血。”叶修拽住了站起来要去找徐景熙的黄少天。
“什么啊我都看见了…嗯?”黄少天看了看刀片上血的颜色又看看叶修的手,“颜色不对,没割着你啊,那你刚才嚎什么嚎,吓不吓人。”
叶修笑着把肩膀搭到黄少天的身上,“那你不是关心哥么?不过,少天啊,你看这个血液的分布,是不是很奇怪。”
黄少天刚想反驳叶修,又被叶修的话扯回了思绪,“嗯?你起开我仔细看看。”黄少天站起来沿着有血液反应的地方走了一圈,“这个…老叶,我没看错吧?血量怎么这么少啊?你说这个是第一现场,但是这个血量少了吧,怎么可能,我被划了两刀多待一会儿流的血也不比这少多少吧?”
叶修把刀片收到证物袋里,“去,别瞎说,你划两刀流的血肯定没这多,但是,这里的血量的确少了,剩下的血呢?”
等取完证,两人也说的差不多了,叶修一出门就点了根烟,被黄少天强行拿走,塞了一颗薄荷糖在嘴里。“别抽了,你的肺还要不要了。”
叶修默认了黄少天的控烟政策,开着车回了警局。


唐倩和喻文州交谈了会儿,王杰希突然提出要采集指纹。唐倩愣了愣,喻文州解释说,“唐小姐,别紧张,例行公事而已。”
唐倩点点头,采集完,卢瀚文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喻文州看向被铐住的易平,颇为抱歉的一笑,“唐小姐,我们要进行问话,对您的未婚夫,易平,还有你。”

【王喻/叶黄】肃 杀 七

【王喻/叶黄】肃 杀 七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后复职叶 警官黄

【七】
(接下来断更两天…)

喻文州让黄少天把电话给了叶修,匆匆说了几句话就挂上了,他看向王杰希,“第一现场在死者本人的家中,叶修刚刚说的,那么现在…”他看看被卢瀚文按住的人,王杰希问他,“回局里审吗?”
喻文州把情绪整理好,表情同往常一样温柔,但是王杰希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喻文州伸伸手指着楼上,“去她家审。”
卢瀚文在边上不知所措,他刚参与到案子中,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发展成这样,听着两人的对话倒是知道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他正想着什么,王杰希冲他说,“我来吧。”
卢瀚文刚才在胡思乱想,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却没想到在刚要松手的时候,易平突然挣脱出来,想要把站在楼梯口的喻文州撞到楼下去。
卢瀚文刚觉得不对劲,易平已经冲了出去,“队长!”
喻文州似乎知道会这样,一个侧身让易平扑了个空,就在易平站不稳快要掉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衣角往回一拉,“扔”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在看见喻文州侧身的时候就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准确的按住易平,接住喻文州抛来的手铐把他铐了起来。
喻文州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角,过去揉揉卢瀚文的头,“没吓着吧?”
卢瀚文摇摇头,“没事,队长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我不应该那么快放手的我以后保证会更加注意!”
不等喻文州说话,王杰希拍拍卢瀚文的肩膀,“没事,你看他那样哪像被吓着了,你别担心,好好磨练,以后保护你们队长。”又推着易平走在了前头,卢瀚文不知道怎么被王杰希又激起了斗志,抢着道走在前面。
喻文州两步赶上王杰希,跟他咬耳朵,“你挺适合做个好爸爸。”
王杰希就偏一点头,“你要能生都有一窝了。”


又说叶修和黄少天那边,叶修翻了翻黄少天的头通讯录,找出郑轩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那边接的很快,“喂?黄少?怎么了?”
“哥不是黄少,我叶修,叫你们的人,来一趟这个地址,把这里封起来,很有可能是第一现场。”叶修这头拿着手机讲话,那边用一只手捏住黄少天两边的腮帮子。
“哦…叶前辈…好好我马上带人过去。”郑轩听完了叶修的交代,就挂了电话。
叶修还没有松开手,反而又揉了几下,惹的黄少天又想要开口骂人,叶修就抢先一步在黄少天被他掐的嘟起来的嘴上先亲了一口,再乐乐呵呵的放开,牵着黄少天走出了那个小公寓在外头的楼梯上坐下。
“说说吧少天,你觉得怎么样?”叶修拿出烟刚想点,对上黄少天的眼睛就放下了打火机,只是叼在嘴上。
“啊?什么怎么样?对了,刚刚队长跟你说了什么啊你还不给我听,这里要封起来?真的是第一现场吗?老叶你快说啊,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完事,解决掉这个案子我们回去pk啊。”黄少天气都不喘说了一大串。
叶修:“停停停,你说这么快我怎么跟你说?”
看着黄少天还想说,叶修赶忙打断他,“你队长只是和我交换了一下意见,我们觉得犯人可能有两个。”
“那个易平和那个姐姐吗?”黄少天略微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问。
“对,而且喻文州说易平状态很不对劲,可能服用了致幻的药物。”
叶修说。


小剧场:
易平:秀恩爱考虑一下还有别人在好吗?我的耳朵要瞎了。
小卢:我还是个未成年人保护未成年人保护祖国的花朵人人有责。
王大眼:喻文州,怀一个。

【王喻/叶黄】肃 杀-六 (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六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喂喂?队长?队长你说什么?诶?队长?”黄少天冲着电话喂了几声,只听见了喻文州回了他一句说是看见易平了,就被挂掉了电话。
叶修在边上看着黄少天打电话,看见黄少天的被挂掉电话一脸懵的样子,问“文州他们是不是看见易平了?易平是不是去唐倩家了?”
黄少天更懵了,“你怎么知道的?你刚才偷听我和队长说话了是不是?”
“看你的表现猜出来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他们去了唐倩家,这一时半会儿怕是不能过来,我们先去唐浅家吧。”叶修自然而然的拉起黄少天的手,黄少天甩了一下没甩开,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叶修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黄少天好像读出来意思是“你敢说话敢甩开哥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你。”
黄少天低头把围巾往上拉了一点遮住了自己发红的脸,任凭叶修把他一路拽到车上。一路还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点什么,反正和案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叶修听见后倒是笑的蛮开心的。
两人驱车到了唐浅家,一个公寓,管的倒是严,还得刷卡才能上去,叶修出使了一下证件,让安保人员开了门。
上楼时,黄少天仔细想了想,又拿出手机比对了一下地址,他戳戳叶修,“诶,我说老叶,她俩姐妹的家怎么会隔着这么远,不过这地方倒是和她公司挺进的…不对啊,老叶,你是不是要进去来着?可是队长没有给我们送钥匙啊你怎么开门啊啊,我们可是人民的好保障我们要保证对人民群众的信任的你可不能随便撬别人家的锁啊!”
“啧,什么别人家的锁,我们这是执行公务,那叫什么,哦,奉命搜查死者家,和人民群众的信任有什么关系?”叶修随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铁丝,开始撬锁。
“我靠叶修你在干什么干什么,我们可没有搜查令啊你这是非法入侵!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进别人家,这是不对的!”黄少天说完,发现叶修压根儿没听他的,“老叶老叶你别撬了我们找管理员要钥匙不就行了吗?”他看着叶修撬了好一会儿了,一句话脱口而出,“老叶你行不行了连个锁都不会撬了闪开让我来。”
叶修没忍住笑了出来,“哥早弄开了,等你来?你不是刚刚还说要对的起人民群众的信任吗少天大大?”
“我靠靠靠靠靠,你就等着我这句呢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我只是看你那么久没撬开怀疑你是不是技术退步了身体不行了出于好意的关心好吗!”黄少天说着,抢在叶修之前轻轻把门踢开了一小条缝。
叶修用手拦着想先进去的黄少天,似笑非笑的看一眼黄少天,确认了安全性才把门打开,示意黄少天可以进去了。
黄少天先进去,叶修在后面关上了门,拍了一下正左看右看的黄少天,“嘿!”叶修吓他。把黄少天吓得一激灵,回头冲叶修呲出两颗小虎牙,“你干什么!老叶你刚刚快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把我吓坏毛病了怎么办啊!”
“你刚刚就想那么进去?”叶修走到大厅中央摸了一把桌子,“万一里面有人万一有机关怎么办———这里起码一个星期没有人住了,那么唐浅——这些天,住在哪儿呢?”
黄少天本来还想顶叶修两句,才发现自己刚才也是下意识把叶修挡在后面了,小声嘟囔着,“机关机关,有人有人,那你还挡在我前面…”但是很快又被叶修的话吸引过去,他看了看桌上的灰尘和周围的摆设,“老叶,很奇怪啊,我觉得唐浅是突然走的,或者说是被人突然叫走的,或许可能是唐浅不太爱收拾?不然不至于这么凌乱啊。”
叶修小心翼翼的翻动着房间内的东西,突然留意到某处,他叫黄少天,“少天你过来,身上带着试剂吗?做个血液反应。”
黄少天看了一眼叶修指着的地方,不太相信,“这儿?老叶你有毛病吗?你果然是太久没有被人打败了快点回去和我比两场你看你现在…”
“就是这,这个杯子,别多说了再说我戴耳塞了。”叶修指着沙发上的一个杯子说。
黄少天没有办法,叶修是半个上司,还是拿出了试剂,听叶修的做了试验,却发现杯子上发出了荧光,他吃惊的看向叶修,但是叶修的脸很严肃,“打电话给喻文州和王杰希,说这里是第一现场。”
黄少天可能被难得严肃的叶修震住了,刚拿起手机,想打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喻文州的。
“队长队长你电话打的正是时候老叶刚才说…”
“少天,我们扣住易平了,他人不太对,你们是不是在唐浅家?叶修是不是说那里是第一现场?”

【王喻】君实故人 后续

【王喻】君实故人 后续

民国架空
真·军官王x军官王
伪·军官王x戏子喻
后续
前文这里→http://chuyuxiao275.lofter.com/post/1cf57703_10ea11f4
ooc都是我的


好些年后,战争平定时。王杰希挑了一个好日子,半是逼迫半是请求的让喻文州又穿了那套戏服,想让他再唱一回《霸王别姬》
喻文州也不恼,反而要求王杰希亲自给他穿上戏服,自个儿就大爷似的让他伺候,换衣服的途中,突然问了一句,“ 你当年怎么认出我的?”
彼时王杰希正蹲着给他系腰带,喻文州就把手搭在他肩上,低头看着他。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专注着手上,“你的眼睛和小动作。”他说,又想了想,“我以前没多想,现在仔细想想,觉得那日和之前我见过的你上妆的样子都有些不同。”
王杰希给他系完腰带,站了起来。喻文州穿了双有些高的鞋子,恰好同王杰希一般高。
喻文州眼里带着笑意,王杰希转身拿来袍子,正好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后知后觉,“你那日是故意的?”
“嗯?什么故意的?”喻文州装的跟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又支使着王杰希去给他拿头饰。
王杰希伺候祖宗似的给喻文州弄好一身,喻文州就把王杰希关到门外,说要上妆,让王杰希在外面等着。(注1)
喻文州上好妆出来,王杰希坐着跟个老大爷似的,慢悠悠的喝茶。
王杰希听见开门声抬头一瞧,看着妆面眼熟的很。喻文州在门口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又变成了那个戏台上的虞姬。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忽而想起为何这妆面眼熟,是那日一摸一样的妆面。心里感叹一句,喻文州真是心太脏了。

喻文州没有全唱,只是挑了两段清唱。嘴上唱着词,手上做着动作,眼神就好像粘在王杰希身上。
许是更年长了些,喻文州的嗓子不如以往年少时的清亮,但王杰希听来,每句词都仿佛带上了一个钩子,这个叫喻文州的狐狸放的,让他心甘情愿上钩。
喻文州唱完最后一句,将水袖往王杰希那儿一抛,王杰希下意识接住,接到手后,顺着袖子看上人的脸,和那日没有一点点出入的脸。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光是站在那里,对他来说就是一块可口的点心。
王杰希正看着喻文州的脸胡思乱想,喻文州就轻笑一声,将水袖抽了回来,“我卸妆去了。”说完就往回走。
王杰希跟在他后面,和那日一样,喻文州仔细卸掉脸上厚重的脂粉,王杰希看见的那张脸还是只和喻文州有五分相似。
王杰希反应过来,“你那日故意没有修饰眼睛,再加上你故意做出的用手指蹭脸的动作,让我认出那就是你,是不是?”
喻文州没回答他,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脸就知道,他说对了。
“喻文州你…”
“王司令,如果你不对我'观察入微',你怎么能认出来我?”喻文州直接打断他。
“和你在一起真累,拐弯抹角的,总要猜你的心思。”王杰希靠着桌子,看着喻文州卸掉脸上用来改变的妆,露出原本的面貌。
“但是你就是喜欢,反正你每次都猜的到我的意思,不管…”喻文州卸完了,转过身看着王杰希。
“那你现在猜猜我想干嘛?”王杰希问。
“你买的戏服,你帮我穿的,当然是你帮我脱下来。请吧,杰希。”
“喻司令,好手段。”王杰希冷静的说。

王杰希把他压在桌上,斯条慢理的解开喻文州身上繁复的戏服,嘴上一下一下地亲吻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就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两人从桌上翻到床上,王杰希把那一身死贵的衣服就往外扔。
喻文州:“你干嘛扔?那是我的。”
王杰希:“再买。”
“那就不一样了。”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喻文州泛红的脸,“你马上就没有时间想了。”

再后来?
喻文州只有开心时才给王杰希唱两句,但是怎么都不穿戏服了。
王杰希也没办法,干脆搂着喻文州美滋滋的晒太阳。
就这样,过完了一辈子。


注1:应该是先上妆再换衣服…我忘记了orz就算了…

一个并不像黄少天的黄少天cos试装
∠( ᐛ 」∠)_
高p狗

【王喻】君实故人 (架空)

【王喻】君实故人 (民国架空)

真·司令王x司令喻
伪·司令王x戏子喻
王喻双箭头
ooc都是我的

“喻司令,和我见过的一个戏子很像。”
王杰希在谈判结束和淡淡的对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拍着桌子站起来,“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们蓝雨军区的人吗?把我们司令比做戏子?你当我蓝雨是你好拿捏的吗?”
蓝雨的人纷纷举起枪对准了王杰希,王杰希站在那里仿佛没有感受到周围蓝雨士兵的怒气,只是用手撑住了桌子,看向那头一坐一站的人,“我只是说实话,长相相似的人何止一两个,不用这么激动。”
喻文州站起来摆摆手,示意人都把枪放下,脸上带着三分笑,“我有机会,定去拜会一下这位能让王司令如此上心的戏子。王司令,慢走不送。”
王杰希没说话,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身大步走了。
喻文州又坐下,喝了口已经微凉的茶,苦味满上舌尖,喻文州看着沉底的茶叶。黄少天在旁边念念叨叨,喻文州就不经心的应两声。
黄少天唠叨了会儿,发现这他的心不在焉,干脆挪开了喻文州的茶杯,“我的好队长好司令官好长官,你能不能上点心啊,王杰希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你别喝茶了,冷都冷了有什么好喝的啊,你今天还是不要去那个戏园子了吧?虽然我和老叶帮你掩护着,但我可不保证王杰希问老叶,老叶不会说啊?老叶现在在那个戏园子里藏身王杰希是知道的啊,老叶又知道你…”
喻文州抬眼看了看黄少天,“怎么,你对我的变装技术不放心?”
“我当然放心啊,你那手艺在这行可是数一数二的啊,我当然相信你啊。”
“那就别担心了,我就算卸了妆,他也认不出我来的。”喻文州站起来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今晚的戏唱完,他一定会到后台来找我的。回去把两军区演习的事情处理完,我要准备点东西。”
“那他看着你卸妆真的没事吗?你卸妆岂不是把东西都卸掉了?那…”
喻文州眼睛里满是狡黠,“山人自有妙计。”

喻文州是蓝雨军区的司令,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喻文州还是一个戏班的台柱,这是大家不知道的。

年少时,黄少天出于兴趣,去戏班看戏,跟人老板混熟了后,有事没事还跑去跟着人家学,还拉着喻文州一起。喻文州也还年轻着,也爱玩儿,也就跟着去了。
喻文州或许是天分好,虽然不是娃娃时就开始打基础,但年少时跟着黄少天去戏班,学着学着有了兴趣,很是苦练了几年。没人想到的是,他这一登台,就红透了荣耀城。


这天天气好,酉时刚过,天还没黑透。戏班那儿已经热热闹闹起来———谁都知道今天是台柱子温昼要登台的日子。
自从喻文州玩着玩着唱出了名儿,不久又接任了司令,事务繁忙,干脆就端起了架子,一个月就登一回台,日子还得他自己定,提前一天才放票出去,回回都座无虚席。
可他总是会留好一张票,最好的位置,留给王杰希。
王杰希也是十几岁时第一次看戏,就是喻文州第一次挑大梁,一句“猛抬头见月色碧落清明”硬是让王杰希这个从前不爱看戏的人对戏曲有了兴趣。
说是对戏曲有了兴趣,不如说是对唱戏的人有了兴趣,每回喻文州唱戏,他都是要去捧场的。
还总要送些东西,有上妆用的上好的胭脂水粉,也有点心铺新出的点心,也有新的头饰和戏装,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看人很准,戏装从来都是刚好合身,衬的喻文州身形更加修长。
其实王杰希还特意去后台寻过喻文州,每次喻文州都没有卸妆。两人就会说上几分钟的话,然后王杰希就匆匆离去。
戏子温昼对王杰希客气又疏离,不因为王杰希送来的东西而多亲近王杰希一分,也没有表现出平常戏子对军官的恐惧,王杰希或许是感觉有趣,才越发对温昼上心。

王杰希今天和往常一样准时,他每回都能坐上最好的这个位置,能看清戏台上人的每一个表情,王杰希有时也想,是不是有人给他留好了票,但戏班子的老板每次递票的时候都会配上一脸的笑,说着多多照拂,让他觉着,可能是老百姓对于军人的畏惧吧。就不再多问。
今日唱的,还是霸王别姬,是喻文州的成名那一曲儿,也是王杰希迷上温昼的那一曲。
戏词被“虞姬”或念或唱,台上的人眼波流转,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失娇媚的英气。喻文州把虞姬这个角儿的爱恨唱了出来,把这个角色一点一点的唱“活”了。
又到了那句“猛抬头见月色碧落清明”,王杰希看见台上的人若有若无的朝他这儿瞥了一眼,当即心跳就漏了一拍。
“倾国倾城。”他想。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

最后那一幕,夺去宝剑,自刎身亡,虞姬缓缓倒地,戏服随着虞姬的动作旋转开铺开在台上,似一朵盛放却即将凋零的花,正是最美的时候,王杰希看住了。
虞姬到底闭眼前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似是恍然惊醒,又仿佛被人用手掐住了喉管,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完美的落幕,掌声叫好声不断,王杰希被一个小厮恭恭敬敬请去了后台,“温先生有请。”
王杰希一路穿过重重的纱走过戏班的化妆间,他来过好几回了,从未觉得路有这么长。
到了里头的那间僻静的屋子的门口,小厮躬了个身,就离开了,王杰希站在原地,里头传来温润的男声,“司令请进。”
王杰希皱了皱眉,这声音和喻文州的完全不同。他犹豫了会儿,还是进去了。
屋内点了好些灯,把屋子照的很亮堂,王杰希看见温昼坐在镜子前一点点卸去脸上的妆,露出一张素净的脸来。和喻文州有五分相似。
“不是喻文州。”王杰希想,心中的想法动摇了一下,却看见温昼的一个小动作,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口,“喻文州,别装了。”
喻文州似是知道他会这样说,笑了笑,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音,“王司令好眼力。”
喻文州原本的声音要略微低沉些,带着一点点哑,王杰希却觉得这声音比他装温昼的声音更加吸引他。
“好玩吗?”王杰希的声音不由带上一点怒气,他也不知道怒火从哪而来,就是在看见那张脸和喻文州本人只有五分相似的脸,看见喻文州的眼睛,就有了怒意。
喻文州似是无辜的样子轻笑出声,“王司令,先招惹我的,可是你自己啊。”
的确是,送东西的是王杰希,来看戏的也是王杰希,去后台的还是王杰希,主动去接触“温昼”这个人的,还是王杰希。
王杰希突然想到了什么,“票是不是你给我留的?”
喻文州没想到他会这样问,他从镜子里看见王杰希的脸,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不是,后来,每一次都是。”
王杰希站起来,走到喻文州背后,弯下腰伸手环住了喻文州的肩膀,埋头在喻文州肩膀,闻到了他身上一丝味道,是他今天去蓝雨谈判是喷的那瓶味道很寡淡的一瓶木系香水。
“你…”
“我来之前喷的。”喻文州回答,动手慢慢把脸上的一些改变脸型的东西去掉,露出了原本喻文州的脸。一双眸子笑意盈盈的看着王杰希。
喻文州轻轻挣开王杰希,转了个身抱住他。
他说,“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不觉得腻和我都会死很早,祸害遗千年知道吗?”王杰希环住他,很煞风景的说,“回家了。”

“好。”

———END———

注: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离思·五首》

【王喻/叶黄】肃 杀 · 五(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五 (现代架空)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五】 小卢来啦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去唐倩家之前,去了一趟警校,跟校长打过招呼,就带了卢瀚文出来。

卢瀚文是之前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去警校的时候看中的一个学生,刚入的警校,年纪不大,问过之后才知道这孩子跳了两级,直升的警校。

黄少天意外的很和卢瀚文合的来,甚至还在警校动手切磋了两把。后来黄少天就和喻文州讲好,让卢瀚文在课余跟他们出现场,喻文州同意了。毕竟,比起在学校学那些框框条条,还是实践更让人涨经验。

但是喻文州有的时候还是觉得,一个黄少天就够呱噪了,现在又来一个小版的…算了活泼挺好的。


路上不堵,一会儿就到了,唐倩家就在案发现场旁边。现场的警戒线还拉着,喻文州和王杰希先带着卢瀚文去了现场,跟卢瀚文说了一些情况。

卢瀚文跟着两人,仔仔细细的把现场看了一遍,“这么说,受害人是被抛尸在这里?可是这里离她姐姐家也太近了吧?一般人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吧?”

喻文州揉了揉卢瀚文的头,“所以我们今天来找她姐姐唐倩。看看她两姐妹是否有和同一个人有过节”

三人一起到了唐倩家,唐倩出来开的门。见面的时候王喻二人都有点吃惊,两人对视一眼,不过一天的时间,唐倩的状态比起昨天他们匆匆看见的那个长发女生竟是完全不同了。

如果黄少天在现场,一定会反应过来,唐倩手上的戒指和他在易平手上看见的,是一样的。

他们简单说明了来意,唐倩就把他们迎了进去。
“我…唉…实在对不起,我妹妹出了这种事情…我…”唐倩给他们倒了水,坐在沙发上,眼泪又要落了下来。
喻文州声音更温柔了些,眼睛盯着唐倩的脸“你不要太激动,我们只是来了解了解情况,你和你妹妹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是情感上的纠纷?”

他们谈话的时候,王杰希没有坐下听,跟唐倩打了招呼后,在房子里转了转,他站在卧室门口朝里看,并没有进去。

看了一圈,就回了客厅,站在喻文州旁边,喻文州继续问,“那你们姐妹的之前的感情,怎么样呢?”

唐倩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我们关系挺好的,她虽然是我妹妹,但是我身体不太好,所以她一直很照顾我,为了我,和不少人关系都不好…”

“你得的是哮喘吗?”王杰希突然开口问。

唐倩一愣,没想到王杰希会突然发问,“是…是的,不过这位警官,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餐厅看见了不少药。”王杰希说。

“你怎么知道他是警官的?很多人总是把他当作老师。是吧?”喻文州说,转身冲王杰希一笑。

谈话结束的很快,喻文州出门时似乎想起来什么,问唐倩,“冒昧问一下,你是已经要结婚了吗?”他低头看了看唐倩手上的戒指。唐倩露出很羞涩的一笑,“是,我要结婚了,和易平,哦,就是我在公司的上司。”

喻文州也笑着冲她点点头,“祝你们幸福。”

喻文州出门之后,卢瀚文问喻文州,“她们两姐妹感情这么好,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啊?”

“貌合神离而已。”喻文州回答。

“为什么啊?明明客厅也有她们两姐妹,一家人的合照啊,笑的都很甜蜜。”卢瀚文不太明白。

“她的主卧并没有任何和她妹妹有关的东西,浴室里没有准备多余的浴具,关系好就算分开来住也会给对方准备一份吧,好让自己最亲近的人能随时过来。”王杰希说。

喻文州刚坐在副驾驶上,还在想着刚刚的问话。他在和唐倩谈话的时候就发现了,当王杰希走到主卧和浴室时,她就会往王杰希那儿看,不过一瞥,发现王杰希并不打算进去很快便将眼神收回。

不过喻文州还没想多久,就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喂?是队长吗?易平昨天就不见了,今天回来的班机,他们公司的那帮人里面没有易平!该死,我要回去重新看一遍视频,昨天确认过的信息还以为他是在酒店办公,和他一起出差的同事似乎不知情,等我们一会儿去他们公司再盘问一次。”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火急火燎的声音,想了想,“少天,易平和唐倩订婚了,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两姐妹面和心不合,我怀疑唐浅的死可能与她姐姐有关。杰希要回去检测刚刚带出来的药物,我把小卢送过去,让他跟着你们去唐浅家,唐倩手上有钥匙,我已经问她拿了。一会儿给你送过去…等等…易平…我好像看见他了?”

“好的好的…?队长你说什么啊?你看见易平了?我说队长,我们还要不要去唐浅家了啊……”喻文州没听黄少天接下来的话,让王杰希掉头跟着易平,发现他进了唐倩家那栋楼。


ps:今天叶黄打打酱油啦,其实就是我懒不想写…∠( ᐛ 」∠)_ 小卢上线!
pps:那个直升警校是我胡诌的,现实还是要自己考的去学刑侦或者其他的专业啦(⁎⁍̴̛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