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先祁妄

微博:_祁语之妄 叶黄王喻双花///瓶邪黑花XDDD来扩列吗!

【王喻/叶黄】肃 杀 七

【王喻/叶黄】肃 杀 七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后复职叶 警官黄

【七】
(接下来断更两天…)

喻文州让黄少天把电话给了叶修,匆匆说了几句话就挂上了,他看向王杰希,“第一现场在死者本人的家中,叶修刚刚说的,那么现在…”他看看被卢瀚文按住的人,王杰希问他,“回局里审吗?”
喻文州把情绪整理好,表情同往常一样温柔,但是王杰希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喻文州伸伸手指着楼上,“去她家审。”
卢瀚文在边上不知所措,他刚参与到案子中,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发展成这样,听着两人的对话倒是知道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他正想着什么,王杰希冲他说,“我来吧。”
卢瀚文刚才在胡思乱想,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却没想到在刚要松手的时候,易平突然挣脱出来,想要把站在楼梯口的喻文州撞到楼下去。
卢瀚文刚觉得不对劲,易平已经冲了出去,“队长!”
喻文州似乎知道会这样,一个侧身让易平扑了个空,就在易平站不稳快要掉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衣角往回一拉,“扔”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在看见喻文州侧身的时候就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准确的按住易平,接住喻文州抛来的手铐把他铐了起来。
喻文州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角,过去揉揉卢瀚文的头,“没吓着吧?”
卢瀚文摇摇头,“没事,队长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我不应该那么快放手的我以后保证会更加注意!”
不等喻文州说话,王杰希拍拍卢瀚文的肩膀,“没事,你看他那样哪像被吓着了,你别担心,好好磨练,以后保护你们队长。”又推着易平走在了前头,卢瀚文不知道怎么被王杰希又激起了斗志,抢着道走在前面。
喻文州两步赶上王杰希,跟他咬耳朵,“你挺适合做个好爸爸。”
王杰希就偏一点头,“你要能生都有一窝了。”


又说叶修和黄少天那边,叶修翻了翻黄少天的头通讯录,找出郑轩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那边接的很快,“喂?黄少?怎么了?”
“哥不是黄少,我叶修,叫你们的人,来一趟这个地址,把这里封起来,很有可能是第一现场。”叶修这头拿着手机讲话,那边用一只手捏住黄少天两边的腮帮子。
“哦…叶前辈…好好我马上带人过去。”郑轩听完了叶修的交代,就挂了电话。
叶修还没有松开手,反而又揉了几下,惹的黄少天又想要开口骂人,叶修就抢先一步在黄少天被他掐的嘟起来的嘴上先亲了一口,再乐乐呵呵的放开,牵着黄少天走出了那个小公寓在外头的楼梯上坐下。
“说说吧少天,你觉得怎么样?”叶修拿出烟刚想点,对上黄少天的眼睛就放下了打火机,只是叼在嘴上。
“啊?什么怎么样?对了,刚刚队长跟你说了什么啊你还不给我听,这里要封起来?真的是第一现场吗?老叶你快说啊,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完事,解决掉这个案子我们回去pk啊。”黄少天气都不喘说了一大串。
叶修:“停停停,你说这么快我怎么跟你说?”
看着黄少天还想说,叶修赶忙打断他,“你队长只是和我交换了一下意见,我们觉得犯人可能有两个。”
“那个易平和那个姐姐吗?”黄少天略微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问。
“对,而且喻文州说易平状态很不对劲,可能服用了致幻的药物。”
叶修说。


小剧场:
易平:秀恩爱考虑一下还有别人在好吗?我的耳朵要瞎了。
小卢:我还是个未成年人保护未成年人保护祖国的花朵人人有责。
王大眼:喻文州,怀一个。

【王喻/叶黄】肃 杀-六 (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六 (现代架空)

私设有 警队paro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喂喂?队长?队长你说什么?诶?队长?”黄少天冲着电话喂了几声,只听见了喻文州回了他一句说是看见易平了,就被挂掉了电话。
叶修在边上看着黄少天打电话,看见黄少天的被挂掉电话一脸懵的样子,问“文州他们是不是看见易平了?易平是不是去唐倩家了?”
黄少天更懵了,“你怎么知道的?你刚才偷听我和队长说话了是不是?”
“看你的表现猜出来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他们去了唐倩家,这一时半会儿怕是不能过来,我们先去唐浅家吧。”叶修自然而然的拉起黄少天的手,黄少天甩了一下没甩开,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叶修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黄少天好像读出来意思是“你敢说话敢甩开哥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你。”
黄少天低头把围巾往上拉了一点遮住了自己发红的脸,任凭叶修把他一路拽到车上。一路还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点什么,反正和案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叶修听见后倒是笑的蛮开心的。
两人驱车到了唐浅家,一个公寓,管的倒是严,还得刷卡才能上去,叶修出使了一下证件,让安保人员开了门。
上楼时,黄少天仔细想了想,又拿出手机比对了一下地址,他戳戳叶修,“诶,我说老叶,她俩姐妹的家怎么会隔着这么远,不过这地方倒是和她公司挺进的…不对啊,老叶,你是不是要进去来着?可是队长没有给我们送钥匙啊你怎么开门啊啊,我们可是人民的好保障我们要保证对人民群众的信任的你可不能随便撬别人家的锁啊!”
“啧,什么别人家的锁,我们这是执行公务,那叫什么,哦,奉命搜查死者家,和人民群众的信任有什么关系?”叶修随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铁丝,开始撬锁。
“我靠叶修你在干什么干什么,我们可没有搜查令啊你这是非法入侵!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进别人家,这是不对的!”黄少天说完,发现叶修压根儿没听他的,“老叶老叶你别撬了我们找管理员要钥匙不就行了吗?”他看着叶修撬了好一会儿了,一句话脱口而出,“老叶你行不行了连个锁都不会撬了闪开让我来。”
叶修没忍住笑了出来,“哥早弄开了,等你来?你不是刚刚还说要对的起人民群众的信任吗少天大大?”
“我靠靠靠靠靠,你就等着我这句呢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我只是看你那么久没撬开怀疑你是不是技术退步了身体不行了出于好意的关心好吗!”黄少天说着,抢在叶修之前轻轻把门踢开了一小条缝。
叶修用手拦着想先进去的黄少天,似笑非笑的看一眼黄少天,确认了安全性才把门打开,示意黄少天可以进去了。
黄少天先进去,叶修在后面关上了门,拍了一下正左看右看的黄少天,“嘿!”叶修吓他。把黄少天吓得一激灵,回头冲叶修呲出两颗小虎牙,“你干什么!老叶你刚刚快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把我吓坏毛病了怎么办啊!”
“你刚刚就想那么进去?”叶修走到大厅中央摸了一把桌子,“万一里面有人万一有机关怎么办———这里起码一个星期没有人住了,那么唐浅——这些天,住在哪儿呢?”
黄少天本来还想顶叶修两句,才发现自己刚才也是下意识把叶修挡在后面了,小声嘟囔着,“机关机关,有人有人,那你还挡在我前面…”但是很快又被叶修的话吸引过去,他看了看桌上的灰尘和周围的摆设,“老叶,很奇怪啊,我觉得唐浅是突然走的,或者说是被人突然叫走的,或许可能是唐浅不太爱收拾?不然不至于这么凌乱啊。”
叶修小心翼翼的翻动着房间内的东西,突然留意到某处,他叫黄少天,“少天你过来,身上带着试剂吗?做个血液反应。”
黄少天看了一眼叶修指着的地方,不太相信,“这儿?老叶你有毛病吗?你果然是太久没有被人打败了快点回去和我比两场你看你现在…”
“就是这,这个杯子,别多说了再说我戴耳塞了。”叶修指着沙发上的一个杯子说。
黄少天没有办法,叶修是半个上司,还是拿出了试剂,听叶修的做了试验,却发现杯子上发出了荧光,他吃惊的看向叶修,但是叶修的脸很严肃,“打电话给喻文州和王杰希,说这里是第一现场。”
黄少天可能被难得严肃的叶修震住了,刚拿起手机,想打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喻文州的。
“队长队长你电话打的正是时候老叶刚才说…”
“少天,我们扣住易平了,他人不太对,你们是不是在唐浅家?叶修是不是说那里是第一现场?”

【王喻】君实故人 后续

【王喻】君实故人 后续

民国架空
真·军官王x军官王
伪·军官王x戏子喻
后续
前文这里→http://chuyuxiao275.lofter.com/post/1cf57703_10ea11f4
ooc都是我的


好些年后,战争平定时。王杰希挑了一个好日子,半是逼迫半是请求的让喻文州又穿了那套戏服,想让他再唱一回《霸王别姬》
喻文州也不恼,反而要求王杰希亲自给他穿上戏服,自个儿就大爷似的让他伺候,换衣服的途中,突然问了一句,“ 你当年怎么认出我的?”
彼时王杰希正蹲着给他系腰带,喻文州就把手搭在他肩上,低头看着他。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专注着手上,“你的眼睛和小动作。”他说,又想了想,“我以前没多想,现在仔细想想,觉得那日和之前我见过的你上妆的样子都有些不同。”
王杰希给他系完腰带,站了起来。喻文州穿了双有些高的鞋子,恰好同王杰希一般高。
喻文州眼里带着笑意,王杰希转身拿来袍子,正好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后知后觉,“你那日是故意的?”
“嗯?什么故意的?”喻文州装的跟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又支使着王杰希去给他拿头饰。
王杰希伺候祖宗似的给喻文州弄好一身,喻文州就把王杰希关到门外,说要上妆,让王杰希在外面等着。(注1)
喻文州上好妆出来,王杰希坐着跟个老大爷似的,慢悠悠的喝茶。
王杰希听见开门声抬头一瞧,看着妆面眼熟的很。喻文州在门口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又变成了那个戏台上的虞姬。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忽而想起为何这妆面眼熟,是那日一摸一样的妆面。心里感叹一句,喻文州真是心太脏了。

喻文州没有全唱,只是挑了两段清唱。嘴上唱着词,手上做着动作,眼神就好像粘在王杰希身上。
许是更年长了些,喻文州的嗓子不如以往年少时的清亮,但王杰希听来,每句词都仿佛带上了一个钩子,这个叫喻文州的狐狸放的,让他心甘情愿上钩。
喻文州唱完最后一句,将水袖往王杰希那儿一抛,王杰希下意识接住,接到手后,顺着袖子看上人的脸,和那日没有一点点出入的脸。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光是站在那里,对他来说就是一块可口的点心。
王杰希正看着喻文州的脸胡思乱想,喻文州就轻笑一声,将水袖抽了回来,“我卸妆去了。”说完就往回走。
王杰希跟在他后面,和那日一样,喻文州仔细卸掉脸上厚重的脂粉,王杰希看见的那张脸还是只和喻文州有五分相似。
王杰希反应过来,“你那日故意没有修饰眼睛,再加上你故意做出的用手指蹭脸的动作,让我认出那就是你,是不是?”
喻文州没回答他,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脸就知道,他说对了。
“喻文州你…”
“王司令,如果你不对我'观察入微',你怎么能认出来我?”喻文州直接打断他。
“和你在一起真累,拐弯抹角的,总要猜你的心思。”王杰希靠着桌子,看着喻文州卸掉脸上用来改变的妆,露出原本的面貌。
“但是你就是喜欢,反正你每次都猜的到我的意思,不管…”喻文州卸完了,转过身看着王杰希。
“那你现在猜猜我想干嘛?”王杰希问。
“你买的戏服,你帮我穿的,当然是你帮我脱下来。请吧,杰希。”
“喻司令,好手段。”王杰希冷静的说。

王杰希把他压在桌上,斯条慢理的解开喻文州身上繁复的戏服,嘴上一下一下地亲吻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就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两人从桌上翻到床上,王杰希把那一身死贵的衣服就往外扔。
喻文州:“你干嘛扔?那是我的。”
王杰希:“再买。”
“那就不一样了。”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喻文州泛红的脸,“你马上就没有时间想了。”

再后来?
喻文州只有开心时才给王杰希唱两句,但是怎么都不穿戏服了。
王杰希也没办法,干脆搂着喻文州美滋滋的晒太阳。
就这样,过完了一辈子。


注1:应该是先上妆再换衣服…我忘记了orz就算了…

一个并不像黄少天的黄少天cos试装
∠( ᐛ 」∠)_
高p狗

【王喻】君实故人 (架空)

【王喻】君实故人 (民国架空)

真·司令王x司令喻
伪·司令王x戏子喻
王喻双箭头
ooc都是我的

“喻司令,和我见过的一个戏子很像。”
王杰希在谈判结束和淡淡的对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拍着桌子站起来,“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们蓝雨军区的人吗?把我们司令比做戏子?你当我蓝雨是你好拿捏的吗?”
蓝雨的人纷纷举起枪对准了王杰希,王杰希站在那里仿佛没有感受到周围蓝雨士兵的怒气,只是用手撑住了桌子,看向那头一坐一站的人,“我只是说实话,长相相似的人何止一两个,不用这么激动。”
喻文州站起来摆摆手,示意人都把枪放下,脸上带着三分笑,“我有机会,定去拜会一下这位能让王司令如此上心的戏子。王司令,慢走不送。”
王杰希没说话,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身大步走了。
喻文州又坐下,喝了口已经微凉的茶,苦味满上舌尖,喻文州看着沉底的茶叶。黄少天在旁边念念叨叨,喻文州就不经心的应两声。
黄少天唠叨了会儿,发现这他的心不在焉,干脆挪开了喻文州的茶杯,“我的好队长好司令官好长官,你能不能上点心啊,王杰希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你别喝茶了,冷都冷了有什么好喝的啊,你今天还是不要去那个戏园子了吧?虽然我和老叶帮你掩护着,但我可不保证王杰希问老叶,老叶不会说啊?老叶现在在那个戏园子里藏身王杰希是知道的啊,老叶又知道你…”
喻文州抬眼看了看黄少天,“怎么,你对我的变装技术不放心?”
“我当然放心啊,你那手艺在这行可是数一数二的啊,我当然相信你啊。”
“那就别担心了,我就算卸了妆,他也认不出我来的。”喻文州站起来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今晚的戏唱完,他一定会到后台来找我的。回去把两军区演习的事情处理完,我要准备点东西。”
“那他看着你卸妆真的没事吗?你卸妆岂不是把东西都卸掉了?那…”
喻文州眼睛里满是狡黠,“山人自有妙计。”

喻文州是蓝雨军区的司令,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喻文州还是一个戏班的台柱,这是大家不知道的。

年少时,黄少天出于兴趣,去戏班看戏,跟人老板混熟了后,有事没事还跑去跟着人家学,还拉着喻文州一起。喻文州也还年轻着,也爱玩儿,也就跟着去了。
喻文州或许是天分好,虽然不是娃娃时就开始打基础,但年少时跟着黄少天去戏班,学着学着有了兴趣,很是苦练了几年。没人想到的是,他这一登台,就红透了荣耀城。


这天天气好,酉时刚过,天还没黑透。戏班那儿已经热热闹闹起来———谁都知道今天是台柱子温昼要登台的日子。
自从喻文州玩着玩着唱出了名儿,不久又接任了司令,事务繁忙,干脆就端起了架子,一个月就登一回台,日子还得他自己定,提前一天才放票出去,回回都座无虚席。
可他总是会留好一张票,最好的位置,留给王杰希。
王杰希也是十几岁时第一次看戏,就是喻文州第一次挑大梁,一句“猛抬头见月色碧落清明”硬是让王杰希这个从前不爱看戏的人对戏曲有了兴趣。
说是对戏曲有了兴趣,不如说是对唱戏的人有了兴趣,每回喻文州唱戏,他都是要去捧场的。
还总要送些东西,有上妆用的上好的胭脂水粉,也有点心铺新出的点心,也有新的头饰和戏装,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看人很准,戏装从来都是刚好合身,衬的喻文州身形更加修长。
其实王杰希还特意去后台寻过喻文州,每次喻文州都没有卸妆。两人就会说上几分钟的话,然后王杰希就匆匆离去。
戏子温昼对王杰希客气又疏离,不因为王杰希送来的东西而多亲近王杰希一分,也没有表现出平常戏子对军官的恐惧,王杰希或许是感觉有趣,才越发对温昼上心。

王杰希今天和往常一样准时,他每回都能坐上最好的这个位置,能看清戏台上人的每一个表情,王杰希有时也想,是不是有人给他留好了票,但戏班子的老板每次递票的时候都会配上一脸的笑,说着多多照拂,让他觉着,可能是老百姓对于军人的畏惧吧。就不再多问。
今日唱的,还是霸王别姬,是喻文州的成名那一曲儿,也是王杰希迷上温昼的那一曲。
戏词被“虞姬”或念或唱,台上的人眼波流转,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失娇媚的英气。喻文州把虞姬这个角儿的爱恨唱了出来,把这个角色一点一点的唱“活”了。
又到了那句“猛抬头见月色碧落清明”,王杰希看见台上的人若有若无的朝他这儿瞥了一眼,当即心跳就漏了一拍。
“倾国倾城。”他想。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

最后那一幕,夺去宝剑,自刎身亡,虞姬缓缓倒地,戏服随着虞姬的动作旋转开铺开在台上,似一朵盛放却即将凋零的花,正是最美的时候,王杰希看住了。
虞姬到底闭眼前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似是恍然惊醒,又仿佛被人用手掐住了喉管,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完美的落幕,掌声叫好声不断,王杰希被一个小厮恭恭敬敬请去了后台,“温先生有请。”
王杰希一路穿过重重的纱走过戏班的化妆间,他来过好几回了,从未觉得路有这么长。
到了里头的那间僻静的屋子的门口,小厮躬了个身,就离开了,王杰希站在原地,里头传来温润的男声,“司令请进。”
王杰希皱了皱眉,这声音和喻文州的完全不同。他犹豫了会儿,还是进去了。
屋内点了好些灯,把屋子照的很亮堂,王杰希看见温昼坐在镜子前一点点卸去脸上的妆,露出一张素净的脸来。和喻文州有五分相似。
“不是喻文州。”王杰希想,心中的想法动摇了一下,却看见温昼的一个小动作,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口,“喻文州,别装了。”
喻文州似是知道他会这样说,笑了笑,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音,“王司令好眼力。”
喻文州原本的声音要略微低沉些,带着一点点哑,王杰希却觉得这声音比他装温昼的声音更加吸引他。
“好玩吗?”王杰希的声音不由带上一点怒气,他也不知道怒火从哪而来,就是在看见那张脸和喻文州本人只有五分相似的脸,看见喻文州的眼睛,就有了怒意。
喻文州似是无辜的样子轻笑出声,“王司令,先招惹我的,可是你自己啊。”
的确是,送东西的是王杰希,来看戏的也是王杰希,去后台的还是王杰希,主动去接触“温昼”这个人的,还是王杰希。
王杰希突然想到了什么,“票是不是你给我留的?”
喻文州没想到他会这样问,他从镜子里看见王杰希的脸,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不是,后来,每一次都是。”
王杰希站起来,走到喻文州背后,弯下腰伸手环住了喻文州的肩膀,埋头在喻文州肩膀,闻到了他身上一丝味道,是他今天去蓝雨谈判是喷的那瓶味道很寡淡的一瓶木系香水。
“你…”
“我来之前喷的。”喻文州回答,动手慢慢把脸上的一些改变脸型的东西去掉,露出了原本喻文州的脸。一双眸子笑意盈盈的看着王杰希。
喻文州轻轻挣开王杰希,转了个身抱住他。
他说,“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不觉得腻和我都会死很早,祸害遗千年知道吗?”王杰希环住他,很煞风景的说,“回家了。”

“好。”

———END———

注: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离思·五首》

【王喻/叶黄】肃 杀 · 五(现代架空)

【王喻/叶黄】肃杀 五 (现代架空)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五】 小卢来啦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去唐倩家之前,去了一趟警校,跟校长打过招呼,就带了卢瀚文出来。

卢瀚文是之前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去警校的时候看中的一个学生,刚入的警校,年纪不大,问过之后才知道这孩子跳了两级,直升的警校。

黄少天意外的很和卢瀚文合的来,甚至还在警校动手切磋了两把。后来黄少天就和喻文州讲好,让卢瀚文在课余跟他们出现场,喻文州同意了。毕竟,比起在学校学那些框框条条,还是实践更让人涨经验。

但是喻文州有的时候还是觉得,一个黄少天就够呱噪了,现在又来一个小版的…算了活泼挺好的。


路上不堵,一会儿就到了,唐倩家就在案发现场旁边。现场的警戒线还拉着,喻文州和王杰希先带着卢瀚文去了现场,跟卢瀚文说了一些情况。

卢瀚文跟着两人,仔仔细细的把现场看了一遍,“这么说,受害人是被抛尸在这里?可是这里离她姐姐家也太近了吧?一般人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吧?”

喻文州揉了揉卢瀚文的头,“所以我们今天来找她姐姐唐倩。看看她两姐妹是否有和同一个人有过节”

三人一起到了唐倩家,唐倩出来开的门。见面的时候王喻二人都有点吃惊,两人对视一眼,不过一天的时间,唐倩的状态比起昨天他们匆匆看见的那个长发女生竟是完全不同了。

如果黄少天在现场,一定会反应过来,唐倩手上的戒指和他在易平手上看见的,是一样的。

他们简单说明了来意,唐倩就把他们迎了进去。
“我…唉…实在对不起,我妹妹出了这种事情…我…”唐倩给他们倒了水,坐在沙发上,眼泪又要落了下来。
喻文州声音更温柔了些,眼睛盯着唐倩的脸“你不要太激动,我们只是来了解了解情况,你和你妹妹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是情感上的纠纷?”

他们谈话的时候,王杰希没有坐下听,跟唐倩打了招呼后,在房子里转了转,他站在卧室门口朝里看,并没有进去。

看了一圈,就回了客厅,站在喻文州旁边,喻文州继续问,“那你们姐妹的之前的感情,怎么样呢?”

唐倩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我们关系挺好的,她虽然是我妹妹,但是我身体不太好,所以她一直很照顾我,为了我,和不少人关系都不好…”

“你得的是哮喘吗?”王杰希突然开口问。

唐倩一愣,没想到王杰希会突然发问,“是…是的,不过这位警官,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餐厅看见了不少药。”王杰希说。

“你怎么知道他是警官的?很多人总是把他当作老师。是吧?”喻文州说,转身冲王杰希一笑。

谈话结束的很快,喻文州出门时似乎想起来什么,问唐倩,“冒昧问一下,你是已经要结婚了吗?”他低头看了看唐倩手上的戒指。唐倩露出很羞涩的一笑,“是,我要结婚了,和易平,哦,就是我在公司的上司。”

喻文州也笑着冲她点点头,“祝你们幸福。”

喻文州出门之后,卢瀚文问喻文州,“她们两姐妹感情这么好,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啊?”

“貌合神离而已。”喻文州回答。

“为什么啊?明明客厅也有她们两姐妹,一家人的合照啊,笑的都很甜蜜。”卢瀚文不太明白。

“她的主卧并没有任何和她妹妹有关的东西,浴室里没有准备多余的浴具,关系好就算分开来住也会给对方准备一份吧,好让自己最亲近的人能随时过来。”王杰希说。

喻文州刚坐在副驾驶上,还在想着刚刚的问话。他在和唐倩谈话的时候就发现了,当王杰希走到主卧和浴室时,她就会往王杰希那儿看,不过一瞥,发现王杰希并不打算进去很快便将眼神收回。

不过喻文州还没想多久,就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喂?是队长吗?易平昨天就不见了,今天回来的班机,他们公司的那帮人里面没有易平!该死,我要回去重新看一遍视频,昨天确认过的信息还以为他是在酒店办公,和他一起出差的同事似乎不知情,等我们一会儿去他们公司再盘问一次。”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火急火燎的声音,想了想,“少天,易平和唐倩订婚了,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两姐妹面和心不合,我怀疑唐浅的死可能与她姐姐有关。杰希要回去检测刚刚带出来的药物,我把小卢送过去,让他跟着你们去唐浅家,唐倩手上有钥匙,我已经问她拿了。一会儿给你送过去…等等…易平…我好像看见他了?”

“好的好的…?队长你说什么啊?你看见易平了?我说队长,我们还要不要去唐浅家了啊……”喻文州没听黄少天接下来的话,让王杰希掉头跟着易平,发现他进了唐倩家那栋楼。


ps:今天叶黄打打酱油啦,其实就是我懒不想写…∠( ᐛ 」∠)_ 小卢上线!
pps:那个直升警校是我胡诌的,现实还是要自己考的去学刑侦或者其他的专业啦(⁎⁍̴̛ᴗ⁍̴̛⁎)

【王喻/叶黄】肃 杀 (现代架空) 四

【王喻/叶黄】肃 杀 四(警队paro)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四】 【嘴炮】

“我觉得可以从情杀入手。”喻文州说,他指着黑板上的照片,“昨日我和徐景熙到死者公司走访了一圈,很多人对死者的态度并不好,但是说起死者的姐姐却是相反的态度,据说死者曾经喜欢过一位男性,她姐姐部门的部长易平,在她们公司闹出过一段不愉快的事情。”
“但这个易平被公司外派出差,还有同行人员,今天下午的飞机回来,可以调取录像,没有作案动机。”宋晓说。
“所以我觉得可以从易平的情史入手。”喻文州接着说,“这只是一点,还有一点…”喻文州停了下来,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在黑板上贴出了一张图片,“昨天我重新检查尸体时发现了一个细节,死者右手中指,有一个很浅的痕迹,戴戒指留下的,但时间并不久,大概只有几个月,所以痕迹很浅,但是死者手上没有任何戒指。”
“我能保证,现场也没有。”喻文州站到王杰希边上,“我昨天带人彻底看了一遍现场,没有戒指遗留。”
“拿走了戒指,为什么不考虑抢劫,见财起意?”黄少天问,“我们没有发现死者身上有任何钱财,也有随机作案的可能性啊,况且,死者的人际关系并不算和谐,还要考虑考虑仇杀…”
“因为死亡时间是三点到四点,死者穿着随意,很可能是熟人作案。”叶修说,站起来过去敲敲黑板,“我觉得从熟人下手吧,哦尤其是死者的姐姐,好好问问她关于她妹妹的行踪和感情生活。至于这个部长,等人落了地,我和少天去他公司问。”
喻文州点点头,说,“另外,凶器已经找到了,是一把家用刀,鉴识科分析过了,这把刀开始使用的时间大概是三四个月前。”
王杰希接着喻文州说,“但是这种型号虽然很适合家用,但是只有套装,我家是这种套刀,只能一套一套卖,这套刀具在本市只有一家店有卖,所以刀源很好确定。”
“对了还有一件事,死者身上发现的毛发,经过比对,发现是死者本人的。”王杰希补充说。

众人又七七八八说了一些,把具体任务分好了,喻文州确认一遍没有问题了,“好,散会,开始行动。”

黄少天临走看了一眼黑板上贴着的照片,似乎想到了什么,直到被叶修拉到车上才反应过来,“诶,老叶啊,这俩姐妹怎么这么像啊,要不是长发短发的区别我都分不清楚,双胞胎养的多累啊…哦对了对了,老叶,我刚刚发现一个事儿,那个…易…易平!那个易平手上好像有戴戒指,他结婚了?结婚了还要到处撩人家小姑娘吗?这人怎么这样呢…?”
“反正以后咱俩又不会有小孩,担心什么?”叶修说,“少天,发个短信给你队长,让他跟大眼一起去那个唐倩家走访,不仅要问唐浅的感情经历和为人生活,还有唐倩本人的。”
黄少天按着叶修说的发了信息,抬头看了看边上,“靠,老叶你在把我往哪儿带呢,这不是去死者公司的路吧!老叶你可别…”
“我们去机场。”叶修说。

【王喻/叶黄】 肃 杀 【三】 谈谈恋爱破破案

【王喻/叶黄】肃杀(警队paro)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三】

郑轩他们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喻文州看着桌上两份资料揉了揉脑袋,长的一摸一样的双生子,他心里总有点不得劲,却又说不上来。
正看着资料思索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王杰希把下巴搁在喻文州的头顶,看了一眼资料,“哦?双生子?”
喻文州伸手捏了一把王杰希的脸,“是,死者和她姐姐真像,我觉得哪里不太对——你下去,重死了。”
王杰希就把喻文州的椅子转过来,手搭在扶手上,把喻文州圈了起来,“下班吗喻队长?”
“不下班,你的报告还没给我,先整理完,明天一早开会。”喻文州用手推了推王杰希,皱了皱眉,“你洗澡了嘛?没洗澡别靠近我。”
王杰希起身站开,到里屋拿了刚做好的尸检报告,“你鼻子太灵了。”
喻文州接过报告翻了几页,“体内有乙醚残留?”
“对,而且死者可能经常服用过某种药物,或者说她在死前服用过,有一点残留,晚上能出结果。”王杰希顺手拿了喻文州的杯子接了咖啡,坐在喻文州边上。
“我今晚整理一遍。”喻文州放好报告,看一眼时间,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又坐了回去,“杰希,记得给我带饭啊。”
王杰希盯了一会儿喻文州,“记得奖励。”放下杯子就出门了。


黄少天刚把唐倩送出办公室,刚想回去喝口水,转身就撞到了叶修身上。
黄少天揉着脑门,“叶修?你在这儿干嘛?”
“干嘛?你队长把你交给哥了,走吧少天大大,我们谈谈。”叶修靠着墙站着,半个人被阴影遮住了。
黄少天往后退了两步,他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人,仿佛以前自己缠着他叫嚣着要打架的日子都是梦一场。
黄少天转身想溜,被叶修抓住了手腕,“想去哪儿?”


第二天,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到的局里,叶修去了楼上找王杰希去了,而黄少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对面前的虾饺视而不见。
喻文州敲了敲桌子,“少天,还有三分钟开会了,资料看过了吗?”他看了一眼前面压根儿没动过的早点,“怎么了,虾饺都不吃了?”
黄少天抬起头,“队长,老叶是不是要跟这个案子啊?”
喻文州点了点头。
黄少天哀嚎一声,喻文州拍了拍他脑袋,“你不是已经和叶修前辈和好了吗?”
黄少天眼珠子左右转,“我没啊…哈哈,之前那事儿哪有那么容易过去啊我都还没跟他算清楚呢…哈,怎么可能就和好了…一会儿叶修来了记得提醒我啊,我就悄悄多远一点儿啊…”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他,黄少天对上喻文州的实现,闭了嘴,知道自己是骗不过喻文州的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对…昨天晚上什么都说清楚了…不过队长,你怎么知道的,老叶他跟你说了?”
“哥昨天晚上有那个时间去和文州说吗?”叶修披着外套,反手拿着资料搭在自个儿肩上。
“我自己看出来的。你眼睛乱看,嚎的时候不自觉用手蹭了蹭鼻子,”喻文州冲叶修点了点头,“前辈早。”
“早啊。文州,你基本功都没忘啊。”叶修把拿到的资料放在黄少天边上。
“没有忘记看书而已。”喻文州说完,很自觉的走开了。
叶修揉了一把有些郁闷的黄少天,黄少天塞了一个虾饺到叶修嘴里,堵住了叶修想说的话,自己也吃了一个,“腻嗦队长肿么崂是这样(你说队长怎么老是这样),皱不嫩装桌被我漫过一子吗(就不能装作被我瞒过一次吗)…”
“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叶修亲了一口他,黄少天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伸手就要打叶修,被叶修抓住拉到手边又亲了一口,“怎么了,还怕人看了?”
黄少天刚想开口,王杰希走到小黑板前,往他们这里瞟了一眼。喻文州拍拍他,又敲了敲黑板,“注意一下,我把目前整理出来的东西列出来了。”喻文州指着黑板上的字和线条,“我觉得可以从情杀入手。”


注:部分关于微动作的描写参考《FBI表情行为学》

暂时解决一下情感问题吧,秀一波恩爱,下章再主线∠( ᐛ 」∠)_,万一我双更了呢。

【王喻/叶黄】肃 杀 (警队paro)现代架空【二】

【王喻/叶黄】肃杀(警队paro)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二】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想了想,叫来了宋晓。
“怎么了队长?”
“让那位女士去警局等着,不要让她靠近死者。”
宋晓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朝郑轩那儿走。
“等等。”喻文州叫住宋晓。
“怎么了队长?”
“少天呢?”
“哦,副队刚和叶队说完话,在和徐景熙一起收集证物呢。喏,那边。”宋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你让他把活儿先交给徐景熙他们,让他去办公室招待死者的姐姐,唐倩。”喻文州说。
宋晓看了看那个被拦着的女人,顿时替她感觉难过。

喻文州又绕着走了两圈,仔细看了看尸体周围。王杰希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警局进行下一步的尸检,他刚想用手拍喻文州的肩膀,被喻文州瞟了一眼,“洗手。”
“用消毒液擦过了,你放心。”王杰希把手搭在喻文州肩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状态不对。”叶修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喻文州的话。王杰希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点了点头,指着尸体底下的痕迹,
“你看,昨夜一直在下雨,像这种小区花园的地上,应该很泥泞。”
“但是死者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很多倒下溅落在衣服上的泥点”叶修接着说,又摸了一遍死者身上的衣服。“下雨了,很多证据都被冲没了。啧。”
“衣服上的血液应该是死者自己的,周围没有很多的血迹,可能被雨冲掉了,有血迹的土壤也已经采集了,另外,有发现几根长发,应该不属于死者,”王杰希突然说说,“小袁采集了去做检测了。”
“大眼,只有背上有伤口?”叶修问。“哪一处伤口是致死的?”
“是,可见的伤口都分布在背上,很杂乱,像是发泄愤怒。具体死因,等我回法医室解剖了再确定,我怀疑死者不仅仅有外伤。”王杰希回答。
喻文州站起来,“尸体被雨淋过,我们接到报警前不久停的雨,从我们赶来到现在,一个小时多,太阳又不大,我感觉这衣服的含水量并不是很高,所以…”
“这里肯定不是第一现场。”叶修笃定的说,两人对视一眼,王杰希突然扯过喻文州,“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根据伤口,死者应该没有怎么挣扎,但是肯定不是第一刀致死的。”
“恩?难不成死者心甘情愿被一刀一刀弄死?”叶修咂巴咂巴嘴,“欸——,别那么小气啊大眼,跟你的鱼说两句话怎么了?”
喻文州用手肘往后顶了顶王杰希,“回警局解剖,耽误时间。”
三人说话的间隙,尸体已经被运到了车上,王杰希看着差不多了就转身准备走了,临走搂着喻文州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被喻文州嫌弃的推开,“不洗澡,远离我。”
叶修在边上张开手指捂着眼睛,“哎哟你们这对管不管边上还有活人了。”
喻文州冲叶修一笑,“叶队,分析分析凶器去哪儿了?”
“分析这个,行啊,不过我刚才远远一瞟,这个死者和死者的姐姐怎么长得这么像?”

警局哪儿的黄少天刚摆脱叶修,又面对着这个哭哭啼啼的女性,他知道队长又要他套话了,自己看着就这么好骗人吗!?
黄少天给唐倩倒了一杯水,“请节哀,我知道除了这种事情你肯定很伤心,但是我希望你能先冷静一下,你看你这么好看的女生哭肿了眼睛该让人伤心了——我听说你有未婚夫了,需要让他来警局吗?”
唐倩渐渐停了哭声,手上揪着刚刚黄少天递给她的纸巾,“我…我和我妹妹是双生子,我从小就身体不太好…呜…我妹妹总是很照顾我…后来爸妈走了…也是她天天操劳…我…她…她这么好…怎么就…警察先生,你一定要…要抓住那个凶手啊!呜呜呜…”
唐倩突然抓着黄少天的手,放声哭了起来,黄少天被她吓了一跳,想抽出手,结果发现唐倩拽的是真紧,只好安慰她,“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早日破案的,让你妹妹安息的…这位姐姐…你先松开我…喝口水,冷静一下啊。你多告知一些关于你妹妹的事情,我们才好梳理关系,快一点抓住凶手你说是不是?”
唐倩似乎才发现自己抓着一位男性有些不太好,就慢慢松开了手,点了点头,眼睛里的不悦一闪而过,被黄少天抓住了。
黄少天又说了几句俏皮话,唐倩笑了起来,却刚好被叶修和喻文州瞧见,喻文州看了一眼叶修,心想,他俩这都什么事儿啊。
黄少天等唐倩讲了一会儿,换了李远来做记录,出去找到喻文州,把刚才和唐倩讲的话和一些小细节给他重复了一遍,喻文州听着,用手指敲敲桌子,“你说她不太对?”
黄少天看了一眼边上不说话的叶修,“她在听见我要梳理她妹妹的人际关系的时候感觉并不开心,似乎不像我们抓住凶手似的,另外,这么大的事情,家里没有父母,她说自己身体不好,还不要未婚夫陪?什么情况?而且她一直有在揪着纸巾的动作,她为什么紧张?我都很奇怪啊,不应该是伤心吗?”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让郑轩他们从死者生活上有过节的人入手先,还有她们两姐妹的关系,走访一下她们较亲近的朋友,至于这位受害人的姐姐,派两个人,去跟一下。”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黄少天匆匆去通知了,叶修叹了口气,喻文州看他一眼,“前辈,你呆在这儿干嘛?”
叶修说,“等少天去吃饭。”
“那你一时半会儿等不到了,今天加班,前辈一个人吃吧。”喻文州整理起了相关资料,叶修笑了,“我现在可是回来报道了,虽然不在队里了,但是也算你们半个头头了,你看,做个交易?”
喻文州眼皮都不抬,“我今天晚上放了少天,前辈你最好把你们俩的事情一次性解决了,少天这两天工作都不在状态,至于报酬…”喻文州抬头笑了一下,“之后还。”
“啧,行啊,欠你一人情呗,文州,你心还是那么脏。行,一会儿哥就把少天带走了。”叶修说。
“等会儿?还不行,说好了晚上,这还有一个下午,少天还有事儿做呢。”喻文州说。
“行吧,那哥呆在这儿做苦力吧。”叶修拿出烟叼在嘴里,刚想摸出打火机,就听见黄少天怒气冲冲的声音,“叶修你怎么还没走啊,你呆在这里干嘛别骚扰我们队长我们队长可是有家室的人,这在警局,你还抽烟,要抽给我出去!”
叶修把打火机扔进兜里,做了个双手投降的姿势,溜达到边上去了。

等黄少天知道了他的亲队长晚上把他卖给了“叶修大魔王”的时候,欲哭无泪的控诉,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tbc—————


修正一下昨天的一个bug:死者唐浅 未婚 无男朋友 婚恋史 有一个姐姐唐倩 有未婚夫 同居 但于前两日出差,还未归 两姐妹为双生子,在同一家公司不同部门工作。



【王喻/叶黄】肃【一】

【王喻/叶黄】肃

私设有 现代架空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法医王 警官喻
曾警官现侦探叶 警官黄
【不知道lof到底对哪些词敏感,加了很多词,很绝望了…】
【一】 见面

“天哪天哪…队长队长…队长你撒开我…”黄少天死死扒着车门不肯下车,喻文州拽着他手腕站在车外。
“有什么关系?少天,你都偷偷见过他多少次了,以为我不知道吗?”
黄少天瞬间变了脸色,“但是我现在…我真的不敢去见他啊,队长你放过我吧,我…”
“哟,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黄少天肩上被一只夹着烟的手搭着了,他身子一僵,偷偷给喻文州使眼色,喻文州当作没看见,放开了抓着黄少天的手,“叶修前辈,案发现场,还是不要抽烟比较好。”
叶修点了点头,“我不抽,拿着过过瘾而已”
“那我先过去了,您有事儿再叫我。”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个“好自为之吧不要作死了”的眼神,溜达着走到法医王杰希哪儿去了
黄少天突然陷入绝望,真是亲队长啊。

———————————————————

“死燌亡时间确认了?”喻文州带好手燌套脚燌套,看了一眼躺着的尸燌体,踩了踩脚下的土。
“确认了,死燌亡时间大约在凌晨三点到四点间,时间离的并不远,比较好确认。”王杰希站起来,摘掉口罩吸了一口气,“离现在只有不到四个小时,尸燌斑还未大面积出现,身体也不是很僵硬。”他转头看向喻文州,“喻队,你有什么想法?”
“王队你先说吧,有什么发现?”喻文州绕着尸体转了几圈,蹲下小心翻看着死者燌身上的衣服口袋,王杰希蹲到他边上,示意他停一停
“你看这儿,”王杰希指着尸燌体手上的一处伤燌口做了个刺燌入的手势,“深燌度,都不浅,但不够深,凶燌手可以是个有力气的女性,也可以是个体型较小的男性,或者力气故意用的小的男性,所以这个受害人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都无法确认是男性还是女性造成的。”
“但是,我觉得凶燌手应该是女性,可能只比受害人高一些。”喻文州打断王杰希,王杰希看向他,眼里有些玩味,接着喻文州说,“从伤口的形状,分布,走向,应该是这样,”喻文州明白王杰希的意思,比了一个拿燌刀向下刺燌刀的手势,“有几处伤口是受害人站立的时候被刺的,斜刺,但角度不是很大,拔燌刀的时候,肯定有血溅了出来,受害人在慢慢往下倒的时候,凶手还在不断刺燌向受害人…”
“已经找到凶器了?”喻文州转头问王杰希。
王杰希摇了摇头,“是一把很常见的刀,家用的,但是我总觉得这刀有点眼熟,应该比较重,可能和家里那种刀类似,从刀到刀身都是不锈钢的。”
喻文州还想说些什么,被匆匆跑过来的郑轩打断了,“队长,死燌者身份确认了,唐浅,女,未婚,但有未婚夫,已订婚并同居,但她未婚夫似乎出门了,有一个姐姐,叫唐倩,和死者本人在同一个私企上班,详细资料黄少刚刚拿过去了,在排查有关的杀燌人动机。”
喻文州点了点头,“通知家属了吗?”
“已经通知了。”
忽然外围传来了女子的惊呼声,他看向郑轩。
郑轩看清楚了那个想进来的女人的脸,“那就是死燌者的姐姐,唐倩。”
郑轩过去前,嘟囔了一句,恰好被王喻两人听见了,
“我两分钟前才通知的,这么快吗?”


—————TBC—————